第一百五十三章 震慑窦氏

作者:高月 | 发布时间:2019-09-14 11:31 |字数:3494

    延寿坊的窦氏大宅占地约二十亩,这不是窦家的主宅,窦家的主宅在务本坊,但这里也是窦家一座重要的宅子。

    延寿坊的窦家防御程度不是很高,郭宋无声无息地潜入了窦家,他当然不会对窦氏家人动手,他不至于那么?#23383;桑?#21644;一个实力?#30475;?#30340;家族做对。

    就算他有天子金牌也没用,天子在他和窦家之间肯定会选择窦家,尽管天子对窦家也颇有微词,但那只是内部矛盾,绝对不会动摇了统治的基础,这一点郭宋心如明镜。

    但如果因为畏惧窦家的权势,就不敢有任何动作,那也怯弱的表现,只会让窦家更加?#20040;?#36827;尺,这里面关键是要把握一个度,要让窦家?#32422;?#26435;衡利弊,然后做出明智的选择。

    这是一种难以言述,但彼此又心知肚明的感觉,窦元柱或许不懂,但窦仪一定明白。

    所以他必须要给窦家一个足够的强硬,但又不伤及窦家切身利益的警告,或者说是震慑。

    郭宋很快又从窦府出来,在西面一片附属房宅内找到了大管事杨玉的住处,是一间单独的院子。

    杨玉年约五十出头,他不是内宅管家,而是产业管事,是窦府的三大管事之一,非常精明能干,替窦家掌管着西市的五家店铺。

    他的妻子几年前已经病逝了,两个儿子都成了家,他也不再续弦,靠着每月三十贯钱的丰厚收入,时常去平康坊寻欢作乐,过着非常滋润的生活。

    半夜里,杨玉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他感觉一把冰凉的剑放在?#32422;?#33046;子,顿时吓得他浑身一哆嗦,结结巴巴道:“银子....银子在柜子里,好汉饶我一命!”

    “你就是杨玉?”郭宋冷冷?#23454;饋?br />
    “小人....小人正是!”

    “今天是你去叫眉寿酒铺滚蛋吧!”

    “那是主?#35828;?#21545;咐,小人只是一条狗,主人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保证明天不再去了。”

    “哼!一条狗,那我宰了你这条狗,看你主人怎么说?”

    “饶命......”

    郭宋心冷如铁,一剑便斩下?#25628;?#29577;的人头。

    .........

    次日一早,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将整个窦府都惊动了。

    主人窦元柱在十几名随从的簇拥下匆匆赶到西外宅,大管事杨玉的院子里挤满了人。

    有随从大喊:“快快让开!?#24358;?#26469;了。”

    众人纷纷闪开一条路,窦元柱快步走进房,只见一名小丫鬟坐在地上哭泣,她被杨玉的无头尸体吓坏了。

    寝房已经被几名府中的武?#38752;?#21046;住了,窦元柱走进房间,一名武士指着床榻道:“人头已经没了,很惨!”

    窦元柱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眉头皱成一团,杀人也就罢了,还把人头拿走,这显然是仇家干的,拿他的人头去祭祀。

    ?#25226;?#29577;平时有什么仇家?”窦元柱回头?#23454;饋?br />
    管家摇摇头,“没听说过杨管事有仇家,杨管事虽然平时刻薄一点,是得罪不少商铺竞争对手,最多被人打一顿,严重点打断一条腿,但也不至于杀人夺命。”

    这时,窦元柱的次子窦通快步走进来,低声对父亲说了几句。

    窦元柱一惊,“不可能!”

    “确实在?#25250;錚?#29238;亲去看看就知道了。”

    “回后宅!”

    窦元柱匆匆赶回了后宅,后宅有一棵百年大树,紧靠着窦元柱的寝房,就在百年大树的最高树顶上,悬挂着一颗人头。

    几名武士已经攀上大树,却站在树上发呆。

    窦元柱一阵风似的走进?#32422;?#30340;院子,一眼便看见了树顶的人头,他顿时大怒道:“还不快把人头取下来!”

    几名武士面带难色,“?#24358;?#38500;非是猴子,人根本就上不去。”

    “胡说!上不去怎么悬挂人头?”

    几名武?#32943;?#26469;跪下请罪,“卑职无能,确实上不去。”

    窦元柱愈加愤怒,回头对身后数十名武?#24247;潰骸?#35841;把人头取下来,我赏银百两。”

    众人面面相觑,武士首领战战兢兢道:“?#24358;?#38500;非把那根大树枝锯断,否则真的取不下人头。”

    这时,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他是窦元柱的侄孙窦闻达,窦仪的三孙,武?#21344;?#39640;,在窦家仅次于窦仙?#30784;?br />
    窦元柱见到侄孙,连忙道:“闻达,你的武艺高强,你看看树顶上的人头是怎么回事?”

    窦闻达看了看人头,倒吸一口冷气,那么细的树枝怎么可能挂得上去?

    他围着大树走了一圈,又看了大树另一侧的楞伽塔,心中盘算一下距离。

    窦闻达心中顿时震撼不已,怎么可能?#38752;?#36825;又是唯一的办法。

    “闻达,怎么说?”窦元柱急?#23454;饋?br />
    窦闻达摇摇头对窦元柱道:“二祖父,此?#23435;?#21151;之高,简直不?#20260;家椋?#23385;儿仔细考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楞伽塔顶上跳下来,落在二祖父的屋顶上,中间正好经过那根树枝,必须捏拿分毫不差,孙儿自愧不如,恐怕连窦仙来也未必能办到。”

    武士们一片哗然,纷纷嚷道:“这简?#26412;?#26159;妖了,怎么可能?”

    窦闻达冷冷看了他们一眼,“你?#21069;?#19981;到,难道别人就办不到?天下能人异士多得去。”

    “可是落在屋顶,会发出响声,为什么昨晚我什么都没有听见?”窦元柱不解?#23454;饋?br />
    “只要不踩瓦,落在屋顶上,?#37096;?#20197;不发出声音,如果判断没错的话,此人应该落在飞檐上。”

    话音?#31456;洌?#23627;顶上的飞檐‘咔嚓!’一声断裂了,重重摔落在地上,摔?#20260;?#22359;。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了,飞檐的断裂完全证明了窦闻达推断正确。

    众人心中都升起一股寒意,此人是谁,要对窦家做什么?

    窦元柱也是一样的想法,这显然是在威胁?#32422;海?#21487;为什么要杀杨玉?

    这时,管家快步走来,低声道:“?#24358;?#31206;捕?#38450;?#20102;,还带来十几名衙役,好像有人报案了。”

    窦元柱心中一惊,连忙摇头,“你去告?#21652;?#25429;头,窦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让他赶紧回去!”

    如果仅仅是杨玉被?#20445;?#25253;案也就报案了,但人头却悬挂在?#32422;?#30340;寝房上,这个威胁的意味太明显了。

    此人要?#24330;约?#31616;直轻而易举,窦元柱心中着实感到一阵不安,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

    .........

    窦氏家主窦仪今年约六十岁,身材魁梧高大,头发花白,一双虎目炯炯有神,他曾是右卫大将军,不过现在赋闲在府?#23567;?br />
    窦仪负手站在窗前,听完了兄弟窦元柱的细述,他嘴角露出一?#24247;?#28129;的苦笑,他当然知道是谁干的,这么高的武艺,除了郭宋不会有别人,果然就是元载所说,这小子心狠手?#20445;?#26432;人不眨眼。

    只是他为什么要杀杨玉?这让窦仪也有一点百思不得其解,他沉吟一下?#23454;潰骸?#20320;这两天让杨玉做了什么事?我是说得罪?#35828;?#20107;情。”

    窦元柱想了想,猛地想起来了,他昨天让杨玉去强买眉寿酒铺。

    “要么就是眉寿酒铺,?#34433;?#25226;眉寿酒铺接手过来,让杨玉和对方去谈。”

    “对方是什么底细,你了解过吗?”窦?#24623;?#36861;?#23454;饋?br />
    窦元柱点点头,“是一对夫妻,曾在新丰县开一家糕饼店,后来关掉了,没有任何背景。”

    窦?#25250;?#31505;一声,“一对在新丰县开糕饼店的夫妻能在西市开店?你还有没?#24515;?#23376;?”

    窦元柱?#35835;?#19968;下,他还真没有深入想过这个问题。

    窦仪转身,目光凌厉地注?#24188;?#20182;,“你不知道吧!眉寿酒的题字是天子亲笔手书,而且是天子唯一题写的店名,你觉得一对新丰县开糕饼店的夫妻有这?#21019;?#30340;面子?比我们窦家面子还大,你是怎么想的?”

    窦元柱额头见汗了,半晌道:“这对夫妻难道只是表面上的东家?”

    窦仪知道?#32422;?#36825;个兄弟比较醉心于赚钱,对政治很不敏感,他摇摇?#36820;潰骸?#30473;寿酒先从天子御宴开始,然后蔓延到?#26159;?#22269;戚,天子特地召集?#39318;?#21644;外戚来品尝这种酒,我也参加了,它这才名声大作,让天子推荐的酒,你以为只是普通人背景?若是普通人百?#30504;?#36824;轮得到你?你?#21073;?#21040;底还是不是窦家子弟?”

    窦元柱心中着实惭愧,?#27835;实潰骸?#20804;长能不能告诉我,眉寿酒铺究竟是谁的铺子?”

    “这个你不要问,这个人背景十分绝密,若泄露出去,我们窦?#19968;?#21507;不了兜着走,而且这个人是冲着我来的,和你没关系,你以后别再打眉寿酒的主意了。”

    窦元柱无奈,只得告辞走了。

    窦仪注?#24188;?#31383;外,好一会儿他才低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洛阳?#23376;?#22914;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猛卒无弹窗广告,猛卒txt下载,猛卒

狂野亚马逊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