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覆盖(祝大家中秋快乐)

作者:七月风流 | 发布时间:2019-09-13 23:19 |字数:7724

    “这个陈安之前斩杀暗影大?#35828;?#26102;候,便受了伤,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黄大牛对着剩余十来人喝道。

    “大牛哥现在才是我?#25250;?#22823;,相信老大说的话……”

    “没错,这个陈安来到了我们村?#30001;?#20102;不少人了,他才是真正的魔鬼,我要他血债血偿……”

    “杀了他……”

    几人起哄,剩余人?#24067;?#23450;了信心。

    “别逼逼了,说的好像你们真的能杀了我似的。”陈安冷笑一声道。

    只见,陈安仗剑直指眼前几人,轻喝道:“一起上吧!”

    “杀……”一人轻喝一声,持剑朝着陈安杀了过来,此人也是个练家子,手腕旋动手中长剑,对准了陈安的脑袋斜着一挑,犹如毒蛇般刁钻狠辣,冲着陈安的颈部割了下去。

    “废物!”

    陈安不屑的冷笑一声,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双脚蹬地,一剑挥出快速迅猛对着眼前之前杀了过去。

    嗤的一声,陈安从那人颈部,一闪而过,来到了那人身后站定。

    ?#33391;?#19968;瞬,砰地一声,一抹鲜血宛若莲花般绽?#29275;?#34880;雾升腾而起,那人直接倒在?#35828;?#19978;。

    “杂碎,你杀了我大哥,我要你偿命。”

    旁边一个身穿黑衫的青年见状,当即大怒,对准了陈安就杀来。

    陈安转身就是一剑,对着青年一挑,那青年手中剑碰到了?#21988;?#21073;剑身上,直接嘣的一声断裂了。

    反手,陈安一剑劈砍而出,那黑衫青年一声惨叫,?#30452;?#30452;接飞了出去,接?#29275;?#38472;安又砍掉了青年的另一条?#30452;邸?br />
    青年疼的倒在地上打滚,冷汗涔涔,不断地哀嚎。

    陈安一脚踩在了那人脸上,低头冷喝道:“小子,记住了,我不是杂碎,你才是,还有,这死是你们自找的,我说了,给了你们活命的机会了,可是你?#25250;?#27442;熏心,自己不珍惜又怪谁呢?”

    “求你饶了我,我不敢报仇了!”

    青年连连哀声求饶道:“我大哥乃是该死,不该冒犯您的,我知?#26469;?#20102;!”

    青年说完,陈安狞笑道:“我说了,我会血染祁连?#21073;?#25105;不能言而无?#29275;?#20320;怕是得死!”

    陈安说完,右手握剑,对准?#35828;?#19978;躺着的青年颈部,狠狠地插了下去,砰地一声地面都碎裂了。

    接?#29275;?#38738;年脑袋一斜,卒!

    陈安又抬眼看向了剩余七八个人,勾了勾手指,狞声道:“还在犹豫什么,上吧?”

    “陈……陈安大师,我们知错了,求你饶命啊!”一人对着陈安哀求道。

    “?#21069;。?#25105;们知错了,我们以后投靠您,是我们瞎?#25628;郟?#31455;然跟了黄大牛这么个丧心病狂的废物!”

    “饶命啊……”

    几人躬身求饶道。

    “怕是,不?#23567;!?#38472;安说完,狞声道:“既然,你们不?#39029;?#25163;,那我可就来了!”

    说完后,陈安一步踏出,瞬息出现在了一人面前,这人?#34892;?#25077;圈,没想到陈安的速?#26579;?#28982;这么快。

    陈安拔剑了,瞬息收剑,转瞬青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大师饶命啊……”

    剩余几人根本没有了战斗的想法,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我说过了,不?#23567;!?#38472;安摇摇头,道:“别这么多废话了,再不出手,你?#24378;?#23601;死光了。”

    陈安又拔剑了,弹跳而起,对准?#35828;?#38754;上站着的七八人,挥剑了,一道斜着的剑光,瞬息来到了几人面前。

    几人不过俗人,如何挡得住陈安的剑招?

    下一刻,嗤嗤嗤,数道细微声传出,几?#35828;?#20102;下去。

    很快,这十来人全被陈安杀了。

    外面,陆?#21483;?#32493;又走来了二三十人,这二三十人是起初跟随者黄大牛登上祁连山的那些人,多数陈安都?#40092;丁?br />
    “陈安,你真的好狠毒。”张兰走上前,指责陈安道。

    “没错,你就是个禽兽,有什么事情冲着我?#25250;矗?#20320;杀了这些个青年算什么本事?”王玲也走了上来,充当正义使者,指责陈安道。

    陈安笑了笑,瞬息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一把剑架在了张兰的脖?#30001;希?#38472;安笑问道:“你有意见?”

    “我……没,没有意见!”张兰支支吾吾半天,就说出了这几个字。

    转瞬,陈安冷笑道:“哦,没意见可见你心肠狠毒,我送你去见佛祖,教你做人!”

    说完,张兰脸色垮了下来,下一刻,?#21988;?#21073;从张兰的颈部划过,陈安犹如在雕刻艺术品般。

    噗嗤一声,张兰瞪大?#25628;?#30555;,倒在?#35828;?#19978;。

    转瞬,陈安又斩杀了王玲,冷眼看向了剩下的不到二十个人,问道:“黄大牛带着你们上来的?”

    “是的,小友还望你宽宏大量,饶恕了这些无辜的人!”老村长站了出来,对着陈安陪笑道。

    “无辜?”

    陈安问道:“哪里无辜?#30475;?#20320;?#25250;?#21040;山顶那个时候起,你们便和黄大牛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了,若是事成,你们享受好处,若是现在这般失败了,便想将事情撇的一干二净了,合?#20107;穡俊?br />
    老村长感慨道:“小友误会了,他们心肠并不坏,全被黄大牛给带歪了路,所以?”

    ?#20843;?#20197;放过他们?”陈安笑了笑。

    “是的,”老村长点?#36820;潰骸?#23567;友,你若是饶恕了这些人,这山上这些财富就全归你了,并且?#34433;?#20320;保证,这些村民永远不再踏上这祁连山了,可否?”

    “笑话!”

    陈安一剑飞出,又杀了一人,冷然道:“这山是我陈安打下来的,跟你们没有半分关系,?#25735;?#22914;何非配,与你们有半分关系吗?需要你在这里说三道四?还有,你们本就不该踏上这祁连?#21073; ?br />
    “永远给我记住!”

    说完,陈安大开杀戒,一道道剑光闪过,鲜血将刑房外围全部染红,大片大片的鲜血流淌在?#35828;?#38754;上,横七竖?#35828;?#36538;着数十名尸体。

    最后,只剩下了老村长一人,陈安剑指老村长,道:“记住了,从你们背信弃义开始,我们便形同陌路了!”

    “如今你们这些人贪婪无度,谋害二狗,巧取豪夺,你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恶魔。”

    “还有话要说吗?”

    “你……不得好”老村长颤抖着身子,指着陈安喝道。

    话未说完,便见陈安甩出了?#21988;?#21073;,?#21988;?#21073;插在了老村长得眉心上。

    老村掌,卒!

    陈安来到了刑房,便见黄大牛跪在地上,梦小玲站在了郑二狗身边,冷言冷语正呵斥什么。

    见陈安来了,梦小玲当即一改之前神色,脸带笑意,看向了陈安道:“陈大哥……”

    “陈大师,饶……饶了我吧?”黄大牛求饶道。

    “饶你?怕是?#34892;?#22256;难……”

    陈安说完,一剑躲掉了黄大牛的手指,冷喝道:“敢打我兄弟,?#26085;读?#20320;手指,接下来的事情,便全交给二狗了!”

    闻言,郑二?#39134;?#31505;了起来,看向了黄大牛,冷喝道:“狗东西,你敢动我女人,你该死……”

    说完,郑二狗挥剑狠狠地刺在了黄大牛的小腹上,黄大牛捧腹大笑道:“嘿嘿……我不亏了,我玩了你女人……哈哈!”

    说完,郑二狗挥剑,?#35835;?#40644;大牛。

    黄大牛,卒!

    接?#29275;?#37073;二狗看向了梦小玲。

    见状,梦小令跪地,求饶道:“二狗,你还记得我们的曾经吗?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我们的将?#31383;。?#20320;不能着么无情啊?”

    ?#25300;?#21596;……”

    说?#29275;?#26790;小玲泪眼婆娑,哭了起来。

    “小玲,今天我……哈哈,正?#21483;?#20102;你。”郑二?#39134;?#31505;道:“其实,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梦小玲问道。

    “陈大哥并非是真的走了,如今这般回来了,他早就告诉我了!”郑二?#25151;?#31505;道:“他早就看出来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我只是不愿相?#29275;?#25105;们便设下这个?#37073;?#20854;实黄大牛他们只是个棋?#24433;?#20102;,算计好了一切,我却没算到你的心竟如此狠毒!”

    “若是黄大牛霸占了祁连山时,你能够反抗下,为我说几句好话也好啊?”郑二?#36153;?#27882;珠子犹如珍珠般,?#26410;鸕未?#24448;下落。

    “可是呢?你没有,你想害死我,你眼中只有荣华?#36824;螅?#27809;有爱情,从来都没有过。”

    ?#23433;弧?#20108;狗,你错了!我?#21069;?#20320;的!”梦小玲真诚道。

    只见,郑二狗一剑刺在了梦小玲小腹上。

    噗嗤一声,梦小玲喷出了大口鲜血,脸色惨?#20303;?br />
    郑二?#25151;?#30340;更厉害了。

    只见,梦小玲狞笑道:?#25300;?#22218;废,你敢杀我?你知道吗?我就是从来都没?#19981;?#36807;你,我要给你戴绿帽子,绿死你这个废物!”

    “若是你稍稍假装下也好啊?”郑二狗状若疯癫道:“那样的话,陈大哥也算是正式认可了你,可是你没有,你是因为自己才失去了这一切,你既然想害我,那别怪我狠辣了!”

    “放屁!”梦小玲反驳道:“你们两个混账东西,设局陷害我,若是你们不陷害我,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多说无益!”陈安淡声道。

    只见,郑二狗疯狂拔剑,又刺了下去。

    下一刻,梦小玲倒地,浑身抽搐,卒!

    “哈哈……”郑二狗伤心过度,这辈子?#35805;?#36807;这一个女人,哪怕自己的能力?#34892;?#37197;不上对方的美貌,可自己的心是真的,为何对方这般对待自己?

    “我……噗嗤!”

    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陈安看向郑二狗,眸子微惊,只见,郑二狗头发全?#31069;?br />
    “这个陈安之前斩杀暗影大?#35828;?#26102;候,便受了伤,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黄大牛对着剩余十来人喝道。

    “大牛哥现在才是我?#25250;?#22823;,相信老大说的话……”

    “没错,这个陈安来到了我们村?#30001;?#20102;不少人了,他才是真正的魔鬼,我要他血债血偿……”

    “杀了他……”

    几人起哄,剩余人?#24067;?#23450;了信心。

    “别逼逼了,说的好像你们真的能杀了我似的。”陈安冷笑一声道。

    只见,陈安仗剑直指眼前几人,轻喝道:“一起上吧!”

    “杀……”一人轻喝一声,持剑朝着陈安杀了过来,此人也是个练家子,手腕旋动手中长剑,对准了陈安的脑袋斜着一挑,犹如毒蛇般刁钻狠辣,冲着陈安的颈部割了下去。

    “废物!”

    陈安不屑的冷笑一声,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双脚蹬地,一剑挥出快速迅猛对着眼前之前杀了过去。

    嗤的一声,陈安从那人颈部,一闪而过,来到了那人身后站定。

    ?#33391;?#19968;瞬,砰地一声,一抹鲜血宛若莲花般绽?#29275;?#34880;雾升腾而起,那人直接倒在?#35828;?#19978;。

    “杂碎,你杀了我大哥,我要你偿命。”

    旁边一个身穿黑衫的青年见状,当即大怒,对准了陈安就杀来。

    陈安转身就是一剑,对着青年一挑,那青年手中剑碰到了?#21988;?#21073;剑身上,直接嘣的一声断裂了。

    反手,陈安一剑劈砍而出,那黑衫青年一声惨叫,?#30452;?#30452;接飞了出去,接?#29275;?#38472;安又砍掉了青年的另一条?#30452;邸?br />
    青年疼的倒在地上打滚,冷汗涔涔,不断地哀嚎。

    陈安一脚踩在了那人脸上,低头冷喝道:“小子,记住了,我不是杂碎,你才是,还有,这死是你们自找的,我说了,给了你们活命的机会了,可是你?#25250;?#27442;熏心,自己不珍惜又怪谁呢?”

    “求你饶了我,我不敢报仇了!”

    青年连连哀声求饶道:“我大哥乃是该死,不该冒犯您的,我知?#26469;?#20102;!”

    青年说完,陈安狞笑道:“我说了,我会血染祁连?#21073;?#25105;不能言而无?#29275;?#20320;怕是得死!”

    陈安说完,右手握剑,对准?#35828;?#19978;躺着的青年颈部,狠狠地插了下去,砰地一声地面都碎裂了。

    接?#29275;?#38738;年脑袋一斜,卒!

    陈安又抬眼看向了剩余七八个人,勾了勾手指,狞声道:“还在犹豫什么,上吧?”

    “陈……陈安大师,我们知错了,求你饶命啊!”一人对着陈安哀求道。

    “?#21069;。?#25105;们知错了,我们以后投靠您,是我们瞎?#25628;郟?#31455;然跟了黄大牛这么个丧心病狂的废物!”

    “饶命啊……”

    几人躬身求饶道。

    “怕是,不?#23567;!?#38472;安说完,狞声道:“既然,你们不?#39029;?#25163;,那我可就来了!”

    说完后,陈安一步踏出,瞬息出现在了一人面前,这人?#34892;?#25077;圈,没想到陈安的速?#26579;?#28982;这么快。

    陈安拔剑了,瞬息收剑,转瞬青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大师饶命啊……”

    剩余几人根本没有了战斗的想法,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我说过了,不?#23567;!?#38472;安摇摇头,道:“别这么多废话了,再不出手,你?#24378;?#23601;死光了。”

    陈安又拔剑了,弹跳而起,对准?#35828;?#38754;上站着的七八人,挥剑了,一道斜着的剑光,瞬息来到了几人面前。

    几人不过俗人,如何挡得住陈安的剑招?

    下一刻,嗤嗤嗤,数道细微声传出,几?#35828;?#20102;下去。

    很快,这十来人全被陈安杀了。

    外面,陆?#21483;?#32493;又走来了二三十人,这二三十人是起初跟随者黄大牛登上祁连山的那些人,多数陈安都?#40092;丁?br />
    “陈安,你真的好狠毒。”张兰走上前,指责陈安道。

    “没错,你就是个禽兽,有什么事情冲着我?#25250;矗?#20320;杀了这些个青年算什么本事?”王玲也走了上来,充当正义使者,指责陈安道。

    陈安笑了笑,瞬息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一把剑架在了张兰的脖?#30001;希?#38472;安笑问道:“你有意见?”

    “我……没,没有意见!”张兰支支吾吾半天,就说出了这几个字。

    转瞬,陈安冷笑道:“哦,没意见可见你心肠狠毒,我送你去见佛祖,教你做人!”

    说完,张兰脸色垮了下来,下一刻,?#21988;?#21073;从张兰的颈部划过,陈安犹如在雕刻艺术品般。

    噗嗤一声,张兰瞪大?#25628;?#30555;,倒在?#35828;?#19978;。

    转瞬,陈安又斩杀了王玲,冷眼看向了剩下的不到二十个人,问道:“黄大牛带着你们上来的?”

    “是的,小友还望你宽宏大量,饶恕了这些无辜的人!”老村长站了出来,对着陈安陪笑道。

    “无辜?”

    陈安问道:“哪里无辜?#30475;?#20320;?#25250;?#21040;山顶那个时候起,你们便和黄大牛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了,若是事成,你们享受好处,若是现在这般失败了,便想将事情撇的一干二净了,合?#20107;穡俊?br />
    老村长感慨道:“小友误会了,他们心肠并不坏,全被黄大牛给带歪了路,所以?”

    ?#20843;?#20197;放过他们?”陈安笑了笑。

    “是的,”老村长点?#36820;潰骸?#23567;友,你若是饶恕了这些人,这山上这些财富就全归你了,并且?#34433;?#20320;保证,这些村民永远不再踏上这祁连山了,可否?”

    “笑话!”

    陈安一剑飞出,又杀了一人,冷然道:“这山是我陈安打下来的,跟你们没有半分关系,?#25735;?#22914;何非配,与你们有半分关系吗?需要你在这里说三道四?还有,你们本就不该踏上这祁连?#21073; ?br />
    “永远给我记住!”

    说完,陈安大开杀戒,一道道剑光闪过,鲜血将刑房外围全部染红,大片大片的鲜血流淌在?#35828;?#38754;上,横七竖?#35828;?#36538;着数十名尸体。

    最后,只剩下了老村长一人,陈安剑指老村长,道:“记住了,从你们背信弃义开始,我们便形同陌路了!”

    “如今你们这些人贪婪无度,谋害二狗,巧取豪夺,你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恶魔。”

    “还有话要说吗?”

    “你……不得好”老村长颤抖着身子,指着陈安喝道。

    话未说完,便见陈安甩出了?#21988;?#21073;,?#21988;?#21073;插在了老村长得眉心上。

    老村掌,卒!

    陈安来到了刑房,便见黄大牛跪在地上,梦小玲站在了郑二狗身边,冷言冷语正呵斥什么。

    见陈安来了,梦小玲当即一改之前神色,脸带笑意,看向了陈安道:“陈大哥……”

    “陈大师,饶……饶了我吧?”黄大牛求饶道。

    “饶你?怕是?#34892;?#22256;难……”

    陈安说完,一剑躲掉了黄大牛的手指,冷喝道:“敢打我兄弟,?#26085;读?#20320;手指,接下来的事情,便全交给二狗了!”

    闻言,郑二?#39134;?#31505;了起来,看向了黄大牛,冷喝道:“狗东西,你敢动我女人,你该死……”

    说完,郑二狗挥剑狠狠地刺在了黄大牛的小腹上,黄大牛捧腹大笑道:“嘿嘿……我不亏了,我玩了你女人……哈哈!”

    说完,郑二狗挥剑,?#35835;?#40644;大牛。

    黄大牛,卒!

    接?#29275;?#37073;二狗看向了梦小玲。

    见状,梦小令跪地,求饶道:“二狗,你还记得我们的曾经吗?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我们的将?#31383;。?#20320;不能着么无情啊?”

    ?#25300;?#21596;……”

    说?#29275;?#26790;小玲泪眼婆娑,哭了起来。

    “小玲,今天我……哈哈,正?#21483;?#20102;你。”郑二?#39134;?#31505;道:“其实,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梦小玲问道。

    “陈大哥并非是真的走了,如今这般回来了,他早就告诉我了!”郑二?#25151;?#31505;道:“他早就看出来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我只是不愿相?#29275;?#25105;们便设下这个?#37073;?#20854;实黄大牛他们只是个棋?#24433;?#20102;,算计好了一切,我却没算到你的心竟如此狠毒!”

    “若是黄大牛霸占了祁连山时,你能够反抗下,为我说几句好话也好啊?”郑二?#36153;?#27882;珠子犹如珍珠般,?#26410;鸕未?#24448;下落。

    “可是呢?你没有,你想害死我,你眼中只有荣华?#36824;螅?#27809;有爱情,从来都没有过。”

    ?#23433;弧?#20108;狗,你错了!我?#21069;?#20320;的!”梦小玲真诚道。

    只见,郑二狗一剑刺在了梦小玲小腹上。

    噗嗤一声,梦小玲喷出了大口鲜血,脸色惨?#20303;?br />
    郑二?#25151;?#30340;更厉害了。

    只见,梦小玲狞笑道:?#25300;?#22218;废,你敢杀我?你知道吗?我就是从来都没?#19981;?#36807;你,我要给你戴绿帽子,绿死你这个废物!”

    “若是你稍稍假装下也好啊?”郑二狗状若疯癫道:“那样的话,陈大哥也算是正式认可了你,可是你没有,你是因为自己才失去了这一切,你既然想害我,那别怪我狠辣了!”

    “放屁!”梦小玲反驳道:“你们两个混账东西,设局陷害我,若是你们不陷害我,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多说无益!”陈安淡声道。

    只见,郑二狗疯狂拔剑,又刺了下去。

    下一刻,梦小玲倒地,浑身抽搐,卒!

    “哈哈……”郑二狗伤心过度,这辈子?#35805;?#36807;这一个女人,哪怕自己的能力?#34892;?#37197;不上对方的美貌,可自己的心是真的,为何对方这般对待自己?

    “我……噗嗤!”

    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陈安看向郑二狗,眸子微惊,只见,郑二狗头发全?#31069;?br />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30473;?#30424;快捷翻页,上一?#29275;ā?#19979;一章(→)

相关推荐:修仙十万年无弹窗广告,修仙十万年txt下载,修仙十万年

狂野亚马逊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