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一味避子药

作者:一故事一个坑 | 发布时间:2019-09-14 12:13 |字数:3852

    厨房的人见祁陌又是疯狂薅自己头发又是使劲儿捶灶台的,只以为他是疯魔了,惊惧地?#35835;?#22312;?#25250;錚?#19981;知该如何是好。

    恰好在此时,外面有一道少年声音传来:“你们这?#31383;?#38745;是做什么呢?今儿晌午是不打算开火了吗?”

    这声音在此刻于他们而言犹如天籁,只见他们皆暗自舒了口气,也不管这人是不是之前他们背地里嗤之以鼻的娇贵公子了,纷纷跟他热情地打着招呼。

    没错,来人正是心比海还宽的王思远。

    他也没觉出这些个人待自己比以往还要热情,只觉自己身世好、长得好,他们自然是要恭维着自己的。

    “你们自己做你们的事儿吧,我?#25250;?#25214;他的。”王思远指着祁陌道。

    厨房中的几个人忙不迭地应着,掌勺师傅更是机灵,忙问道:“?#28909;?#20004;位公子有话要说,可需要我们回避一二?”

    王思远猛地摇摇头:“不行不行,你们要不做饭我吃什?#31383; ?#25105;跟他出去说。”

    话罢,他就要去拉祁陌,却见他的?#21482;?#22312;流血,大惊:“你手怎么了?”

    祁陌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没心思逗王思远,问他要了张干净帕子随意擦了擦自己手上的血便将那帕子扔进灶膛里烧了。

    王思远这小公子养得衿贵,也不在乎这一两条帕子,就算祁陌洗干净还他他也不会要了,只是他?#25925;?#22836;一回见祁陌这般正经不理?#35828;?#27169;样,心下对于昨儿的猜想愈发肯定,试探着问道:“你夫人,真的……她……”

    祁陌眉头紧锁:“什么??#34433;?#22919;儿怎么了?”

    王思远长叹了口气,见厨房里的人都埋首在做自己的事儿,这才贴着祁陌的耳朵小声道:“就……就你夫人真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啊?”

    祁陌不明所以:“你才得了不治之症呢!”

    王思远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我问你是觉着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你这什么意思啊?”

    祁陌也觉着自己方才过于激动了,平复了下情绪才又开口道:“抱歉,是我失理了。不过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还有,从哪里听说?#34433;?#22919;儿……”

    祁陌道了歉,王思远只觉通体舒畅,也不跟他?#24179;?#20102;,又压着嗓子道:“这不我昨晚上瞧见的嘛,跟着你们那群护卫说什么怕被发现的,我以为是你夫人病了,你们瞒着她……”

    祁陌只觉怒火中烧,拳头捏得死紧,半晌才道:“没有,这事儿?#24867;?#20219;何人也不要说,知道了吗?”

    王思远见祁陌这般模样,也不敢贫嘴了,愣愣地点?#35828;?#22836;。

    “你知晓他们将昨晚上的药渣倒到哪里去了吗?”

    王思远摇了摇头:“只听他们说以前的都处理干净了,就倒在泔水里了。”

    祁陌想得明白,之前他们将药渣倒在泔水里是为了不作出让人生?#20667;?#20030;动,?#21448;?#20182;们晓得厨房的泔水都是要拿来喂猪的倒也帮他们顺利解决了一个隐患。

    ?#21242;?#26202;上不同!

    他们觉着祁陌可能生疑了,那便会片刻不留地去将药渣给处理掉,而最快的法子?#25925;?#20498;给猪吃。

    祁陌想通了,站起来就往猪圈去,直接无视了在一旁气得又要同他理论的王思远,王思远见不得他这样啊,跟在他后面也去了猪圈。

    祁陌一晃眼就发现有人在看他们,他一把揪住王思远的后襟,低声在他耳边道:“对不起啦小公子,得委屈你一下了。”

    话罢,也不待小公子反应过来,他直接就将人给扔进了猪圈里,猪圈里的几头猪立时就围到了小公子面前,对着他一顿乱?#21834;?br />
    “滚开!滚开!”小公子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对着站在外面憋笑不止的祁陌就是一顿臭骂。

    祁陌也晓得自己这戏是差不多了,于这小公子来说不定有多委屈呢,就要伸手将人给拉出来,却是被他给一把拍开了。

    祁陌讪讪地收回手,立时就探头往猪槽里看去,就见还有些药渣子还堆在猪槽里,显然这几头猪也不大?#19981;?#21507;这东西。

    他见没人盯着自己了,一把将药渣子给捞起来用帕子包着藏到了自己衣袖里。

    汤熬好后祁陌若无其事地?#29467;?#30424;将汤给端了上去,可他担心又有人在里面下药,放在一边儿也没喝,直接?#26377;?#20013;将药渣拿了出来。

    “这是我在猪槽里找到的,沾了些秽物,也不知还能不能瞧出来。”

    “我看看。”

    戚若接过药渣子用手?#25250;?#20102;几下,却是一下子瞧出了不对劲儿,身?#21619;?#26377;些站不稳了,好在祁陌及时扶住了她。

    “怎么了?这叶子有什么不对吗?”

    戚若白着一张小脸看着祁陌,嘴唇直哆嗦着:“这药……我在青.楼见过……”

    祁陌一凛,在青.楼见过?青.楼能有什么药啊?不是催.情的春.药就是……令里面卖身的女子生不出孩子的避子药!

    “你说这是……避子药?”

    戚若缓慢地点?#35828;?#22836;,泪珠子直直地滚了下来:“这是避子药的药方里最为重要的一味药,单独放自然没有跟旁的药一起配着的药效好……”

    她的手紧紧抓着祁陌的手,用力得指节泛白,但只有这样她才有力气一字一顿地将话说完。

    “我不晓得这安胎药跟避子药一起放着会是个什么结果……我不知道……你说怎?#31383;?#21834;阿陌?我不知道,什么戚大夫,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的孩子……”

    戚若不停地摇着头,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眼泪止不住地大颗大颗地砸在衣衫上、祁陌的手上。

    祁陌轻轻将戚若的手握住,强忍着心中的痛意安抚道:“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你不是没有见红吗?”

    “可是我的脉象很奇怪啊,他们都这样说,要是我……孩子……”

    戚若抽噎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祁陌将六神无主、惊惧交加的戚若揽进怀里,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发,柔声安慰着:“不会有事的,没有见红该就不会有事的。过几日,等过几日你再自己把把脉试试?到时候?#37096;?#20877;找个大夫来瞧瞧,会没事的。”

    祁陌声音很是柔?#20572;?#21487;眼眶却是猩红一片,一双眼似带着水雾,到底是没有化成水。

    “会没事的,道路明儿该能清出来了,到时候我们到了元京,找了?#20667;?#30340;朋友来,他定然会有法子的……”

    戚若哭了没多久就哭累了,可饶是如此她躺在床.上也是久久无法入眠,又起身要来看那药渣子,祁陌无法,只好依着她了。

    戚若挑挑拣拣半晌,又从一堆残羹败叶里跳出了一根枯树枝似的东西。

    “这药……我?#25925;?#27809;见过……这药的残渣不齐,也不晓?#27809;?#26377;什么……”

    祁陌是再也忍受不了了,就要起身往外走。

    戚若心下一凛,忙将人给拉住了。

    “你去哪里啊?”

    “去问他们要!”

    “你听我说……”戚若有些头晕,禁不住?#24590;?#30528;往后退了一步,被祁陌一把拦腰抱起,轻轻放到了床.上。

    “都是我不好,将你卷入了朝廷纷争。”祁陌将头搁在戚若的手背上,“本该好好护着你的,是我……掉以轻心了……”

    “夫妇本一体,我们是要荣辱与共的。”戚若将另一只手搭在祁陌的脸侧,“不要冲动,我知道的,你有你的事儿要做,我没事的,真的没事的……”

    戚若现今已冷静了下来,?#25925;?#21453;过?#31383;?#24944;起了祁陌。

    祁陌干?#21988;?#20102;鞋上.床同戚若躺在一处,两人紧紧相拥着,不大会儿?#25925;?#30561;着了。

    不出祁陌所料,翌日晌午过后那道路就能勉强走人了,祁陌和戚若着急着回元京,自然是说走就走。

    几人紧?#19979;?#36214;着终于是到了元京。

    戚若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到这天子脚下的元京。她忍不住挑起马车侧帘往外瞧了瞧,只见处处青砖黛瓦,一勾一角处处透着精致。

    更令戚若没想到的是自己往后要住的府邸更是别致气派。

    到得镇国公府大门前,就见门口站了不少人,为首的是一风韵犹存的妇人。

    祁陌没多瞧她一眼,在她要开口说话之前回过身去将戚若给扶了出来。

    戚若甫一站定就瞧见府门口站了许多人,女子大多穿的一样,男子亦然,看样子该都是丫鬟小厮,可饶是如此那衣裳料子也要比一般乡野之人穿的要好得多,而为首的妇人更甚。

    只见她着一袭暗红衣衫,上绣有几朵绣球花,往上瞧,耳上还缀着一对翡翠耳环,头发挽起,戴着相应衣裳的头饰,再略施了些粉黛,当真是气?#25172;喝蕁?br />
    戚若也觉出她在打量自己了,有些不知所措,禁不住偏头向祁陌求助。

    “姨母。”祁陌躬身施了一礼。

    戚若也福了福身,行了个礼,随着祁陌唤了声姨母。

    祁陌的姨母温氏嘴角笑意愈浓,忙上前将戚若给扶了起来。

    “姨母不知你同陌儿一同回来,是见面礼也没?#24613;福?#20320;喊姨母?#26263;?#23016;母这老脸都不知该往哪里搁啊。”

    戚若有些无所适从,但被温氏握着的手并未抽回,只恭?#21019;?#36947;:“姨母哪里的话,这是晚辈该做的。”

    在来的路上祁陌同她说过些他们家中境况,她也晓得这姨母是庶出的,在祁陌娘亲去世后祁陌父亲念着他还小,又见她巴心?#36879;?#22320;待他,过了三年就将她娶了回来,希望她能好生照料祁陌,两人直到祁陌父亲战死沙场也没个一儿半女。

    “哎呀,你们这些日子都受苦了吧。”

    “姨母?#29616;?#20102;,我们很好。”

    祁陌不欲同温氏多说什么,又搪塞了她两句就带着戚若进了自己住的醉卧院。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30473;?#30424;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家有傻夫:有屋有田有娇妻无弹窗广告,家有傻夫:有屋有田有娇妻txt下载,家有傻夫:有屋有田有娇妻

狂野亚马逊闯关